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与母亲的度假即将结束
我与母亲的度假即将结束

我与母亲的度假即将结束

「亲爱的,为了庆祝,我准备了新东西,你来!」妈妈平日的沉稳早就不见 -
了踪影,小姑娘般和外婆她们拉起我,连推带拽的进了功能厅。看到地面上摆放
-的东西,我明白她们要玩什么了。三副母亲在泰国穿过的,美女马的鞍具,一套 -
车锁,还有一个迷你的如轮椅般大小甚至还更秀气的两轮马车。美女马加上美女
-马拉的马车,这真是太好了!我愣神的功夫,妈妈她们已经开始互相帮忙穿上了
-鞍具,我看了看说明书,将马车准备好,就等她们摆好位置来驾辕了! -
  按照母亲当初跟她们说的,母亲是我的正妻,她们也就是过去的侧室,所以, -
应该是母亲在最前面,而外婆和姨妈在后面并排拉车。可这个马车的车架设计是
-有些中西合璧的意思的,或者说更多考虑的是按照一匹「马」做的准备,那样根
-本不能配套使用。考虑再三,我有了灵感,那就是母亲和外婆她们的位置倒过来,
-母亲在后面直接将车架套在她的大屁股上,而外婆和姨妈则并排在她前面,这样 -
只需要改动一下套索的位置就可以了。 -
  终于准备好,我坐上马车,看着三个硕大浑圆,而且白皙的大屁股整齐有序 -
的排在我面前,真像自己就是个沙场上的将军,站在战车上指挥千军万马去征伐
-一样!可与那些将军不同,我的三匹骏马都是母马,都是与我有直接血缘的美艳 -
无比的西洋母马!在宽敞的功能厅里转了几圈,不时的用特制马鞭抽打几下她们
-的屁股,我真怕把她们那雪白的大屁股上抽出伤痕,哪怕只是一点,我都会心疼。
-这样的座驾就是给个豪车我也不换!毕竟豪车可以用钱买,而这样的座驾呢?就
-是有钱也买不到吧?
-  驰骋了好一会儿后,我的胯下的鸡巴也已经耐不住性子,一跳一跳的想要大 -
战一场。看着母亲屁股上渗出的点点汗珠,再看看外婆和姨妈也都是类似的情况, -
我知道,该慰劳一下我的坐骑了!捧着妈妈肥大的屁股,鸡巴偶尔蹭了那臀肉一 -
下,真是舒服极了。对准她的阴阜,和身向前一冲,粗壮的鸡巴如热刀切黄油一 -
样,轻易的挤开两片阴唇的守护,侵入到湿热温暖,泥泞不堪的阴道里。被鸡巴
-占据了空间而挤压出来的淫液如涓涓细流一样顺着鸡巴的棒身流淌,有的直接落
-在了地上,有的则流到我的阴囊处才纷纷落下。看到这些制造生命时候衍生物被 -
浪费,姨妈忍不住爬了过来,伸头到我和母亲之间,张嘴就把我的阴囊吞入口中, -
细细品尝起来。 -
  外婆看到姨妈抢先了却也没有别的办法,转而躺倒在妈妈身体下面,对着母 -
亲那双豪乳攻击了起来。又一个敏感带被攻击,母亲措手不及,本来还有些压抑 -
着的叫床声再也控制不住,她彻底放开了心怀。「啊……呀……顶进去了……肏 -
破了呀……」声音越来越高亢,尖利的直透屋顶,钻入云霄之中!她太激动了,
-我也是一样,终于让母亲成了我的妻子,而且无论法律上还是宗教上都实现了我 -
的这个梦想。我也放开一切羁绊,全心全意的一次次侵入母亲身体,让我尽可能 -
的跟她结合的更加紧密,彻底融为一体。我要让她真真切切感受到我对她的爱意
-有多么浓,有多么深,所以,每次肏入都是竭尽全力,直到龟头顶开子宫口,挤 -
入子宫,被温柔的子宫壁阻止才停住。 -
  母亲也明白的感受到了我的努力,不顾四肢酸软,尽可能的将那圆润肥大的
-大白屁股朝后用力的狠顶。我们每次相撞都发出清脆的劈劈啪啪的响声,到底是 -
母亲生给我的鸡巴,跟母亲的屁股简直就是最完美的组合!撞击声清脆悦耳,更 -
有让人听了心驰神摇的作用。可即使是这样,我总觉得不过瘾,每次肏动都会尽
-可能的比上一次用力,恨不得把自己也塞回到母亲阴道,塞回到那曾经居住过的 -
子宫才甘心! -
  母亲那如同大磨盘一样的屁股悍勇无比的左摇右转,阴道里的温度也是急速
-上升,显然,她想让我缴械投降。虽然我很想把我的精华毫无保留的交给她,播
-洒在她体内那适宜孕育生命的肥沃土壤中,可总要将她先肏得服服帖帖才成,否 -
则如何能显示出我华夏男儿的尊严?努力的冲刺,双手将母亲的腰肢牢牢的控制
-住,这样她的动作无论怎么说都会受到我的控制,幅度范围会缩小不少。而在她 -
身下一直苦干的外婆也加紧了动作,每每将她那对豪乳吸得完全绷起,如同一个 -
肉皮球一样,白晃晃发射着光亮。
-  虽然姨妈也在帮着妈妈,将我的阴囊含得暖暖地,可我却不在乎这些小的干 -
扰,集中精神的对母亲的蜜穴展开行动!催动胯下那条她生给我的,混合了中俄 -
设计的肉质加农重炮,对着她那纯粹的俄式防御体系狂轰滥炸!俄式防御工事从
-来不是豆腐渣工程,炙热的温度,湿滑的环境,收缩越来越强烈的阴道壁,对来
-势汹汹的侵入者展开了毫不留情的打击。一时间,我的重炮和母亲的防御工事僵 -
持在了一起,谁也不肯服输,谁也不服软。
-  在那一刻,我的眼里只有母亲那雪白肥嫩的大屁股,而母亲眼里有什么我是 -
不可能知道了,她只有不停的将头左摇右摆,任凭一头长发随着摆动四散飞扬。
-  终于,经过我的努力,母亲开始出现了阴道温度骤升,淫液分泌加速,及阴 -
道壁收缩更加有力的现象,她要高潮了!我双手发力,不再让她随便摆动,发动 -
了最后的攻击。「哦……喔……啊……呀……」母亲咬着牙,却是忍不住发出声 -
声惨叫,我被她还是不肯服软的态度激怒了!突然将大鸡巴抽出,只剩龟头卡在
-里面,但并没有立即翻身杀回,而是就这么着,左右碾动鸡巴,徘徊在母亲阴道
-口。这下,已经到了风口浪尖上的母亲急坏了,她一边向后不停的挺送大屁股, -
一边惊慌失措的问我:「为什么?为什么停下?不要停,快,快呀!」就在她转
-过头来,焦急的看着我,正要说话时,我忽然发难,竭尽全力的将大鸡巴向前一
-冲,如脱缰野马一样,冲开一切阻挡,将龟头直挺挺的冲入母亲的子宫里。「你
-啊……」母亲措手不及下被我杀得终于大叫了出来,「呀……啊……痛……顶穿 -
了,啊……肏死我……啊……」 -
  反复冲杀了几十下,忽然她身体一紧,大屁股猛顶几下后,死力的向我怀里
-一送,将我的大鸡巴整根吸入了进去!冰凉的阴精汹涌喷出,淋在我的鸡巴上好 -
不舒服,而母亲的阴道则有力的阵阵收缩,企图将我的精华完全挤榨出来,留在
-她那炙热的子宫里。我没有立即拔出来,这感觉太好了,从后面隔着母亲的大屁
-股抱着她,真是舒服极了!
-  也许是受到婚礼的刺激,母亲这次高潮来得特别猛的缘故,平时只需要几分
-钟就可以恢复过来的她居然只泄身了一次就软倒下去,而我正好想先放过她,毕 -
竟身边还有两个美味可口的熟妇要吃呢!费力的抽出分身,正要行动,却发现外 -
婆和姨妈已经并排趴在我面前,将大屁股对着我了。姨妈的屁股更加白皙有弹性, -
而外婆的屁股则胜在肥大多汁。踌躇了一下,我忽然有了主意,让外婆撅着屁股 -
趴在我面前,而姨妈则以同样的姿势摞在外婆上面,双脚站在地上。这样,两个
-大屁股对着我,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同时享受了!
-  我抖擞精神,大鸡巴舞动起来虎虎有声。时而在姨妈阴道里逞凶,时而到外
-婆子宫里肆虐,将这对母女花肏得晕头转向丢盔弃甲!没有任何的怜悯,事实上, -
我知道对于她们这样的欲壑难填的熟妇来说,更需要的是真刀真枪的实在东西。
-那些所谓的技巧对于她们来说意义不是没有,但也真的不大!外婆不说,就说姨
-妈,听妈妈她们的说法,当年姨妈在俄罗斯的时候也是风骚放荡的很,说她跟当
-地官僚子弟几乎都有过一腿也不为过。想想后来姨妈的表现,还有当初临走时跟
-她前夫吵架离婚的情景,我想她一定是个床上悍将!当然,姨妈成为我的女人,
-在床上的表现确实很突出,无论是花样还是耐战程度都比母亲要高出不少,也就
-是我天生的纯阳之体,否则,一般男人还真不好满足她!
-  这对母女花都努力的在我面前表现,努力的将大屁股以最完美的形态吸引我
-的目光,我本来就烧得正旺,却没有在母亲身上得到发泄而憋得难受的熬人的欲
-火立即一下子又窜了起来!我每一寸神经都在被烘烤着,催促着我潜意识里面的 -
征服欲,我要对这对母女花展开征伐了!
-  「啊……顶穿了……」姨妈的叫声高亢嘹亮。「哦……要撑破了……」外婆 -
的叫床声相对低沉一些。可我没有时间欣赏她们的叫床声音,尽管这声音很美妙,
-如同弦乐一样撩拨人的心思。飞速的将我的鸡巴在两个肉穴里变换出入,将里面 -
的淫液带得四处飞扬,有的落在我的小腹上,腿上,有的落在外婆和姨妈的屁股 -
上,但也有的落在了地毯上!不时的拍打两下这两个同样硕大浑圆的大白屁股, -
看着淡淡的手掌印如同鲜艳的花朵一样若隐若现,真是奇诡的美丽!而她们母女
-以这个姿势被我同时奸淫,也助长了她们的性欲,都悍不畏死的将大屁股向我猛 -
顶。熟妇就是这样,无论男人采取什么行动,都会出色的做出合适的反应。想想
-海琴姐妹,特别是海曼在床上的青涩,熟妇和少女间在床上的区别立即就分出来
-了。 -
  在我锲而不舍的杀伐下,外婆和姨妈先后丧失抵抗能力,连续被我肏得高潮
-四五次后,我才放过了她们,因为我感觉到自己也已经快到了极限,而我最希望
-的还是把精液射进母亲的子宫!
-  母亲虽然刚才高潮来得很强烈,可休息这么久也恢复过来,毕竟以前她是可
-以一个人应付我的热情的,尽管那时候她的下场往往也是被我干得昏迷过去。
-  「好啊我的宝贝儿!」母亲性感撩人的飞了我一眼说:「你把她们也肏晕过
-去了,那么还有力气吗?我是说,还有力气再帮我浇灭心里燃烧的那团火焰吗?」
-「当然!」我也笑嘻嘻的站起身,鸡巴从外婆蜜穴里抽出,猛地一跳,将上面的 -
淫液摔了出去不少,却还不时的跳跃显示出自己的活力。「妈妈,我想我可以做
-到,而且,不只是熄灭你心里的那团火,我还想,还想……」走到母亲跟前,我
-搂过风骚的她到怀里说:「我还想把一些东西留在您的子宫里!」母亲「扑哧」
-一笑,说:「哦,我没意见,不过你只是想把东西留在我身体里那么简单吗?」
-「当然……不是。」我自己都感觉自己的笑容变得有些淫荡了,「我还想,让那 -
些种子长大,然后再出来……」说完又亲了母亲一下。
-  没想到母亲这次并没有嬉闹,而是很认真的说:「我也希望这样,亲爱的!」
-她的眼神让我看着就心动:「我真的很想给你生个孩子,哦不,是许多孩子。而 -
且……」她看了看外婆她们说:「伊莲娜她们那天也去做了检查,伊莲娜也还有
-生育能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外婆的年纪基本上都是快到女人绝经期了,而
-且,一般女人在绝经前卵巢已经不能产生成熟的卵子,也就是说不能生育了。可 -
没想到母亲竟然说她还可以生育,那么我想外婆一定也想给我生孩子的,果然, -
母亲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我的想法。「伊莲娜当然还有娜佳都愿意给你生孩子,不 -
过,我觉得还是让她们不要同时怀孕的好,否则,我们都怀孕了,可够你受的了!」
-说到这里她不由得掩嘴一笑,但嘴是掩住了,可随着她的笑声,她的身体不由得
-微微颤抖着,将胸前那两团肉球颠得一跳一跳,看得我眼珠差点掉下来。「那么 -
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带着商量的语气跟母亲说,毕竟还是要征得她的同意 -
最好。「哦,可以,不然……」她又看了看我那已经因为兴奋而跳动不止的鸡巴 -
说:「不然,我怕你会强奸我了!」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的那团火焰再也压制
-不住,「腾」的燃起。
-  「我现在也能强奸你!」说着就要抓她。可母亲一看我的表情,似乎很害怕
-的,提前一步跑了开。我在后面追,她却一边跑一边喊:「强奸了,救命,儿子
-强奸亲妈了!」没有跑几步,她就被我在楼梯上抓住,我顺势将她挤在楼梯扶手
-上而她的腿也自觉的分开站立,「我现在就强奸了你这个勾引儿子的妈妈!」说 -
着将鸡巴向起一挑,直接插入了她体内!「哦……儿子强奸亲妈了……」妈妈脑 -
袋猛地后仰,将头发甩了起来。我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立即展开了大刀阔斧的
-攻势!
-  粗壮的大鸡巴坚硬如铁杵,左冲右突的在母亲阴道里横行肆虐。每次都是竭 -
尽全力,每次都是尽根没入,恨不得把她的蜜穴肏穿才甘心!「啊……呀……啊 -
……」母亲惨叫声在别墅里回荡,真像在遭受强奸,不应该说是像在遭受一群人
-轮奸一样,让人听了心里觉得发寒。可没过多久,她的声音就发生了变化,不再 -
是惨嚎呼叫,而是变得含混不清,变成了所谓的无字真经。也许是姿势更加狂野,
-母亲很快就高潮不断,我没有再可怜她,而是对其发起不断的攻势,胯下的俄式
-血统的中国重炮狂猛的攻击,很快就将她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但我也是到了 -
强弩之末的地步,在她高潮了四五次,最后又是猛烈的高潮降临,蜜穴里冰凉的
-阴精汹涌而出,淋在了我正在凶悍攻击的龟头上时,我再也忍不住,腰眼一酸,
-怒吼着将自己对母亲的爱意全部射向她蜜穴最深处,打入到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
——母亲的子宫! -
  「回家了,真的回家了!」这是我唯一的想法。努力的将鸡巴再抽送了几下
-后,母亲阴道发出的难以想象的收缩力终于将我的鸡巴勒住,让我寸步难行。同 -
时,她子宫如同黑洞一样,发出强大的吸引力,将我的鸡巴向里面猛吸。我射出
-的精华全部被吸了进去,疯狂的在母亲子宫里乱窜,找寻着可以结合成新生命的,
-自己的另一半!不过,由于我射入的精液太多,以至于母亲那肥沃的土壤都不能 -
完全吸收,部分白浊的液体在我奋力将鸡巴抽出后悄悄的跟着溜了出来落在了地 -
毯上。考虑再三,为了让母亲受孕几率提高,我拿来靠枕,垫在了她大屁股下面, -
这样,她的蜜穴口就被抬起,精液也就流不出来,可以有时间慢慢吸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