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燃烧夏威夷-续编
燃烧夏威夷-续编

燃烧夏威夷-续编

当我来到沙滩上,人们已经开始了狂欢!土著舞蹈表演,特别是著名的草裙
-舞,更是吸引人的眼球!但我最担心的不是别的,却是在飞机上时,海曼看到我
-扶着母亲回座位时的情景!虽然看她的样子,似乎还没有跟别人,至少是没有跟 -
父亲面前说过,但我心里还是不踏实!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呀! -
  我有些魂不守舍的来到母亲身边坐下,她看到我的样子,也明白我是为了什 -
么,便对我说道:“好了宝贝儿!不用担心,我想,她是不会告诉你父亲的!”
-我很诧异看着微笑的母亲,她的微笑是那么的充满自信,让我也深受感染。不过,
-我还是不放心的问:“妈妈,你真的那么有把握吗?”
-  母亲看着我笑着朝前面努了努嘴,我顺着看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个烦
-人的“斗鱼”游到了海曼的身边,正在说着什么。我心想,斗鱼找海鳗,倒是不
-错!他一定是知道海曼还没有男朋友,想去追求她!也是,海曼人长得出色不说, -
而且还可以算作父亲的小姨子,这样一来,他斗鱼就有可能成为父亲的连襟,那 -
他在父亲麾下的地位无疑会更上一层楼! -
  但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觉得这样,海曼就不会将我和母亲的事情说出去了。
-看着窦宇那如同苍蝇闻到腥味的样子,我忽然心里一动,海曼对他左躲右闪的,
-明显是不喜欢甚至是讨厌,只是似乎没见过世面或是胆小而不敢声张。难道母亲
-是要我去英雄救美?
-  看看母亲有些高深莫测的笑容,我知道自己是猜对了,这样海曼就会欠我们
-个人情,对!这样就不用担心了!而且,看窦宇的动作越来越放肆,越来越过火,
-我想他也是看透了海曼不敢声张,想多占些便宜,说不定还会找个时机来个霸王
-硬上弓呢!到时候我再去救海曼,那样估计效果就更好了!心里的疙瘩解开了, -
我也就放松开来,看着母亲她们已经是到篝火边上跟大家一起去载歌载舞起来,
-我也就跟了过去。
-  虽然母亲她们都穿着衬衫,但无奈她们的身材实在是好得堪称完美,她们很 -
快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那些男人看着她们凹凸有致,曲线清晰的身体随着音乐 -
的节奏舞动,几乎无一例外的丑态百出,下面都高高支起了帐篷!而女人们似乎 -
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男人的丑态,因为她们都在妒忌母亲她们的身材了!
-  我也来到了母亲她们身边,不时的亲吻一下母亲,又或是亲吻一下外婆,姨
-妈立刻挤到我身边也要我亲一下。在那些男人眼里,我自然是艳福不浅,而就算 -
是他们和父亲一样,也知道我和这三个性感尤物的关系,怕是也只是以为我们只
-是在做亲人间的感情交流吧!不时的,有些白人男子来跟母亲她们套近乎,虽然
-他们不一定会俄语,但母亲她们的法语是不错的。
-  毕竟,外婆年轻时也是个出色的芭蕾舞演员,出国表演的机会很多,而欧洲 -
人又都以法语为高贵语言,所以,她也学过法语。而母亲和姨妈这一点是受外婆
-影响,不过,母亲是到了中国后,闲来无事才认真学习的,而姨妈则更多的是后 -
来为了离开姨夫做的准备!我是听不懂她们说什么,不过,我不担心她们会跟谁
-约会,因为我有足够的自信是完全得到了她们的身心的。 -
  忽然,无意中我看到海曼一个人坐在篝火边上,有些木讷的看着这边,而那
-只可恶的斗鱼也消失了。看来,斗鱼也要休息,估计是转移目标,直接去拍父亲 -
马屁了!我自以为是的想着,可当我看到父亲和海琴在人群的另一边站着,微笑
-着看着我们时,却没有发现那只死鱼的踪迹,心里不由得想到:难道鱼改性了?
-还是被炖了? -
  跳了一会儿,感觉有些累了,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母亲她们却是跳得正欢。
-外婆是舞蹈演员出身不说,回国后她们可是除了跟我上床以外,最常做的事情就
-是运动健身了,所以体力上丝毫没有问题。看着父亲他们也走了,似乎是去散步,
-我也放缓了动作。忽然,我发现了一个情况,海曼不见了!本来,我是不太在意 -
她的,可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总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似乎我应当去找她。想到在
-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我便踱到母亲身边,告诉她要去找海曼,母亲也就点头示意 -
了。
-  挤出了喧闹的人群,我来到海曼刚才坐着的地方,看看四周,一时间也不知 -
道她会去哪里。不过,她没有跟父亲他们一起,应当不会走远!我开始在海滩周 -
围寻找,看到哪里有人就装作无意的走过去,特别是有亚洲人的身影的地方,我
-都会过去。可转悠了半天,却是一无所获,看看手表,快十二点了!回到她刚才
-待着的地方,篝火已经熄灭,虽然还有人在沙滩上乘凉,但多数人怕是已经回到 -
宾馆酒店了。
-  我也有些放弃的想法,忽然,转念一想,刚才父亲他们去散步是朝另一个方 -
向,会不会她是去找父亲他们了?想到这里,我如同着了魔似的,一路小跑的朝
-父亲他们散步的方向追了下去,尽管他们有可能已经回酒店了,但我却还是认为
-自己应该去找找!
-  这片海滩不小,四周的灯火基本上都熄灭了,不过,晴朗的天空中挂着一轮
-明亮的圆月,周围的景致还是可以看出个大概的。看着三三两两的男女在卿卿我 -
我,我心里竟然放松了不少。渐渐的,我越走越远,离海滩上享受圆月海风的人
-们很远了,可还是没有见到海曼的踪影。“看来她是回酒店了!”我心里想着。 -
自己也回去吧!真是好笑,自己竟然会这么在乎她的行踪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自
-己看上她了呢!
-  说起来,海曼也是个美女了,只是比起母亲她们,身材没有那么丰满,更加 -
没有她们高大,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她和海琴那小家碧玉的样子倒是另有 -
一番风味!可惜,她们是我的继母和阿姨,不然……
-  不过,既然我连亲生母亲都上了,连外婆和姨妈也没有放过,那么继母姐妹
-也就不算什么了!
-  胡思乱想着一阵海风袭来,我被有些凉意的海风吹得一个激灵,顿时回到了 -
现实中。看到一块巨石在前面不远处立着,再看看周围,应当是到了海滩的尽头
-了,因为过了巨石,那边的海滩明显十分的脏乱,杂草和石块很多。
-  “呼……”长嘘了一口气,我转身要回去了。忽然,“唔……啊……”一丝
-闷闷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捂着嘴发出来的!难道有人……周围最近的几个游客也 -
是在至少三四百米以外,而且,又有海风吹过,就是求救怕也没人能够听到的。 -
我该怎么办?如果是有匪徒,那么匪徒没走,他要是有枪怎么办?但如果我装作 -
不知道,而回去报警,那么等警察来了,会不会已经晚了?没听说夏威夷的治安
-有什么问题的!我给自己打气,因为我心里有种担心,那就是,这声音虽小却有 -
些耳熟,我必须看看怎么回事!
-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叫郭德纲!”我突然大声的朗
-诵起改编版的诗句,我这突然的开声,显然让某些人也吓了一跳,“哦……”虽
-然他极力的控制住了,但我还是清楚的分辨出声音是从巨石后面传出来的!似乎
-是只有一个人,尽管不能确定,但我心里还是有了些底。我的身材在我这个年龄
-的同学中是非常突出的了,就是和成年人比起来也是高大的,当然这都是拜我身
-材同样高大的父母所赐。我的力气虽然还有些不足,但在学校里,处了几个体育
-老师外,很多男老师跟我掰手腕也不是我对手。所以,我决定冒险一下了!
-  “没意思,回去!”我没有大声说话,而是让人听了如同自言自语,可在寂
-静的夜里,虽然有海风在吹,但这么近的距离,对方也应当是能听清的。我走了
-几步,但没有走远,而是轻手轻脚的向岸上走去,我看好了,几棵椰子树排成一
-排,而且正好可以通到巨石侧后方。
-  我打赌,对方一定会在确定我走远后立即行动,因为他不会再想受惊吓。也 -
正因为如此,我必须快点,不然,如果晚了一步,那这么多准备就白费了!绕到
-椰子树后面,我在阴影里快速来到巨石侧后方,这下我高兴了,因为跟我预计的 -
一样,巨石后面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一个男人整将一个显然是女人的人压在地 -
上,不用说了,他一定是要强奸那个女人了! -
  通过目测,感觉那个男人身材不是太高大,我心里更踏实了! -
  忽然,那个男人站了起来,难道是发现我了?我闪身到椰子树后,虽然椰子
-树不足以将我的身体完全遮挡住,但在光线不是很强的情况下应当不会有什么问
-题。可我偷眼望去,那个男人只是探头探脑的朝我刚才在的方向查看了一下,又 -
下意识的朝椰子树这边看看,觉得没问题了,便跪在了那女人的两腿间。
-  海风吹来,将他的声音也吹过,“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我发誓!”靠! -
闹了半天是两个偷情的!我心情失落急了,正要离开,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如
-果是偷情,这女人怎么还在挣扎?她虽然双手没有动,但双腿却是不住的乱蹬乱 -
踢的,分明是手被捆住了呀!该死的,搞不到就想来霸王硬上弓?我最鄙视这种 -
男人了!我可从来都是尊重女人意愿的,当然,到目前为止,我的女人还都是我 -
的亲人。
-  我从旁边捡起一块比拳头稍大的圆石头,蹑手蹑脚的走过去。那个男人已经 -
脱得精光了,而他旁边还有个粉色的内裤,看样子是那个女人的。只是,他似乎
-没有打算立刻行动,而是双手将女人的屁股托起,却将自己整个脸都凑了上去, -
竟然是像A片里那样用嘴来亲那个女人的蜜穴了!说真的,我和母亲她们玩的时
-候,偶尔兴之所至,也会互相给对方做做口舌之劳。但多数情况下,都是母亲她 -
们给我做,而我却是很少给她们做的。而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撅着屁股,给那女人 -
做起这调调来,我真是有些不适应,毕竟在现实中我是第一次真正看到男女交合!
-  “唔……唔……嗯……”女人双腿近乎疯狂的乱蹬乱踢,但由于被挡在了外 -
侧,所以根本不能阻挡男人的进攻。男人卖力的舔弄了半天,女人似乎也有所感 -
觉,虽然还在挣扎但力度已经小了很多,而且从她那被堵着的嘴里传出的声音也
-变得柔和暧昧了许多!
-  “怎么样?有感觉了?”男人突然抬起头,得意洋洋的说:“告诉你,刚才 -
给你喝的饮料里就有春药,本来是打算给老板助兴的,可见到了你,我就想先给 -
你用一下了,怎么样?好用吗?”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是窦宇,而他压着
-的女人不正是海曼吗?刚才没想到,他说的是中国话,今天从来到这里我还没有 -
见过除我们之外的一个中国人呢! -
  我正要扑上去时,听他又说道:“其实,我知道你迟早也是老板的人,不过, -
我还是不嫌弃你,跟老板做个靴兄靴弟也不错嘛!而且,他可以有你这个小姨子 -
半个屁股,说不定我还可以有大姨子半个屁股呢!哈哈哈……”说着,他不顾海 -
曼的挣扎,一手扶着自己的肉棒,一手扶着海曼的身体,准备正式行动了。
-  我再也不能等了,两步冲了上去,欲火冲晕了头脑的窦宇竟然没有反应,我 -
只说了一句:“窦宇,干嘛呢?”他才惊得一个转身,但估计还没有看清叫他的 -
人的模样,一块石头就朝他脸面拍来,“啪!!”一声脆响过后,他仰头倒下, -
竟然被我打晕了! -
  海曼已经是一丝不挂了,她的胸罩被堵在了自己嘴里,双手被反绑着,上衣
-更是被塞到了她身下,看来窦宇也不想让她太受伤,毕竟他还要帮自己日后高升 -
呢!我的分身已经有些不听话了,不过海曼没有注意到这些,自己刚才已经近乎
-绝望了,却被人救了下来,而救她的人她也认识,在大悲大喜之下,她再也忍不
-住,眼泪一发不可收拾的流出来了!我解开她的双手,又把她嘴里的胸罩取出,
-她一下子扑到我怀里,呜呜的抽泣起来!我有些手足无措,便抱着她静静地待着, -
不发一言,一时间周围只有海风在吵闹,绝无其它声响。
-  我们静静的待着,直到,我感到怀里玉人有些异常,才低头看她。只见海曼 -
脸色异常红润,虽然是在月光下,却依旧显眼!而她的身体也不住的蠕动,不时
-的蹭到我的要害部位,弄得我的分身跃跃欲试不住跳动!最要命的是海曼的眼神, -
一会儿迷离一会儿清醒,可在我看来明显是在引诱我!这时我才想到,刚才窦宇 -
说的,他给父亲找的助兴的药,应当就是春药了。 -
  虽然只是从一些色情读物上看到春药的描写,但毕竟是第一次真的遇到,不 -
过,看海曼那双眼迷离,扭捏作态一副饥渴的样子,再听到她那不如母亲她们叫 -
床叫得响亮却更显得真实煽情的叫声,我的肉棒再也忍不住,竟然一下子从我短
-裤的遮盖下,从侧面钻了出来! -
  海曼被我肉棒一顶,立刻察觉有异,低头一看,发现我那条粗硕的大鸡吧,
-立刻如获至宝的抱住,不顾一切的将脸贴了上去!我本来是打算英雄救美的,但
-现在却是这样的状况,海曼的动作青涩呆板,分明是不会这些,但也从侧面证明 -
了我的判断,那就是,她应当还是个处女,即便是破身了,也不会有太多的经历!
-看来要临时改变计划了,现在已经救了她一次,那么看她如此欲火中烧的样子, -
我也就不在乎多救她一次! -
  反正,将她也拉下水,她成为我的女人,应当不会把我和母亲的事情说出去
-了吧?想到这里,我也不再顾忌,抱起已经如同发情的猫咪一样可爱的海曼大步 -
的走向椰子树后面,找了个灌木丛将她放到了里面!脱掉我的短裤,却发现海曼
-的蜜穴已经是泥泞不堪,淫液四溢了。她的身体如同一条美丽的大蛇,不住的摆
-动摇晃,一下缠住了我的身体,便整个人都倚靠了上来! -
  我也要尝尝母亲她们以外的风味了!大喜之下,我将海曼扑倒,亲上她那有 -
些可怜的樱唇,贪婪的索取着她口内的香津,还将舌头探了过去,将她那条美味 -
的丁香勾了过来,仔细的品尝!我们相拥着,不顾一切的纠缠,从灌木丛一边翻
-滚到另一边,弄得她娇喘不已。 -
  说真的,我其实从第一眼看到她就有些喜欢她,她的美不像母亲她们那样艳 -
丽四射咄咄逼人,而是含蓄的,矜持的!如果说母亲她们是艳丽的牡丹,那么她
-就是那清丽的水仙!不过,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现在要做的就是采下这朵美丽的 -
鲜花!
-  跪在她双腿间,听着她喃喃自语似的叫春,我被眼前的美景深深的震撼了!
-鲜艳的阴唇挂着水珠,即便是在月光下也是那么光彩夺目。而且,条理清晰,每 -
一个层次都是那么的完整。想想母亲她们的情况,母亲的情况最好,也是层次分 -
明,而且也更加肥厚,只是颜色比较深一些。姨妈和外婆的,虽然不是含混不清,
-但也是不那么清楚了,这应当是跟性交的次数有关吧,毕竟她们都是床上悍将,
-在被自己丈夫开垦多年后又被我夜以继日的开发,有些不足也就不足道矣!
-  托起海曼的虽然不那么肥大,但却是弹性极佳而且圆润上翘的肉臀,我操起
-自己的大肉棒对准桃源洞,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只是从
-一些色文上看过,女人初次会很痛,但我心里真是一点底都没有!毕竟母亲她们
-都不是处女不算,而且,白种女性的身体结构也比黄种女性更加强悍。最重要的
-是外婆和母亲已经生育过了,她们阴道的耐受力绝不是处女可以相比的。姨妈没 -
有生育过,不过她被姨夫,以及姨夫以前,或那些姨夫不知道的男人开垦多年,
-所以,她们的承受能力是很强的。可就是她们都会被我肏得晕头转向,更遑论身
-材娇小的海曼了! -
  我努力,努力,再努力,勉强平静下来。但这一切都白费了,因为当我看到 -
海曼的蜜穴里又明显的涌出一股淫液时,我的所有思想都没有了,完全被下面分 -
身所控制,“嘿!!!”随着我的一声低吼,“啊……”海曼立即报以一声努力 -
压抑却还是无法忍住的叫声,我的肉棒排山倒海的挤开她肉穴口的嫩肉,挤出里
-面的空气,稍稍遇到了一点抵抗,但我却义无反顾的一坐腰,直捣黄龙!“哦…
-…”突破了那层障碍,海曼被这撕裂的疼痛从欲海中惊醒了过来!她只感觉自己
-的下身真的要分成两半了,而当她看清压在自己身上,夺走自己最珍视的,清白 -
的人时,不由得有些傻眼。
-  “小满……你……你怎么能……”我的大肉棒在她身体里虽然没有动,但却 -
是填满了她阴道内每一分空隙,她又羞又怒,而剧烈的疼痛感也不时的袭来,让
-她百感交集,不知如何是好!“什么你你我我的?”我一边不疾不徐的继续抽送 -
自己的肉棒,在她蜜穴里驰骋,一边说道:“是你自己送上门来要我干的,怎么 -
还问我?”在春药的催动下,她的神智本来就不清醒,只是因为破身的疼痛才让 -
她反映过来。此时疼痛感稍微减轻了一些,在被我一阵胡搅之下,她只感到有些
-晕眩,虽然明白我是在耍赖,可就是无法反驳我。 -
  看她那又是气苦又是无助的样子,我实在是喜欢极了,乘着她发呆的功夫,
-抱着她亲了一下,说道:“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说得她不知所措的看着
-我,我却只是报以有些不怀好意的一笑!她看我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狰狞,吓得 -
一个哆嗦,努力的挣扎着想要逃走。可我的肉棒在她身体里插着,而且,尺寸又 -
足够大,所以,她挣扎了几下都没有逃脱。我双手抓着她的腰胯死力的朝怀里一 -
拉,同时腰部猛地向前一送,立时,整根粗硕的巨物毫无保留的插入到她的阴道 -
里,并顺利的突破了花芯的阻挡,侵入到她那稚嫩的子宫中! -
  “啊……”不像刚才,被春药烧得神志不清,现在她的神智还是很明白的, -
所以,我的大鸡吧尽根而入,让她本来已经是疼痛难忍的下体更加痛楚,她都有 -
自己已经被从下面分成两半的错觉了!我被她的叫声吸引,虽然看不见,但如果 -
能够看见的话,我想我的眼睛一定是爆发出了野兽般的光彩!在她叫声的刺激下, -
我不顾她的死活,如痴如狂的抽送挺动下面大鸡吧,坚硬如铁,粗硕无比的大鸡 -
吧如同重机枪般在她的阴道里疯狂肆虐。连母亲她们那样的熟妇都被我肏得晕头 -
转向,甚至,在以前只有母亲一人跟我上床时,我都会将她肏得第二天下地都困 -
难,那么海曼这个柔弱女性就更加不用说了!
-  她的阴道比之母亲她们都要紧的多,我的肉棒又是十分粗壮,所以,在刚开
-始时我的行动有些举步维艰。但在我锲而不舍的耕耘下,海曼身体里的春药再次 -
发挥了作用,很快,她的欲火又冲了上来,那紧密的阴道里又涌出了大量的淫液, -
润滑着阴道。既减轻了她阴道的压力,又让我的活动更加顺畅,而海曼的叫声也
-逐渐有了变化,由一味的呼痛叫嚷,变得含混不清,让人听了有种不知她是苦是
-乐的感觉! -
  “你……嗯……好……呀……顶到了……呀……”她的叫声实在是不够专业, -
简直就是一味的哼哼。 -
  “大……太大了……呀……轻点……哦……好呀……”不要说跟姨妈,就是
-跟母亲和外婆比她的叫床声也差远了,但也更加真实! -
  “哦……噢……快。快快,呀……”海曼突然飞快的挺动肉臀,不住的将蜜
-穴应向我的大鸡吧,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在加速的几次冲击下,我突然用力一
-抽,将整条大肉棒全部的从她的蜜穴里抽了出来! -
  “好……哎……你……你怎么,来呀……”海曼双颊绯红,此时却如同被吊 -
在了天上,上不去下不来的,她睁开迷离的双眼,不明所以的看着我,“你……
-你怎么不弄了?”说着,不等我回答,却是不住的上扬那可爱的肉穴,想要将我 -
的肉棒吞下去。我左躲右闪,并不离开她肉穴多远,但就是不让她如意。 -
  “好阿姨,你舒服吗?”我调戏着问她,“想不想让我给你弄得更舒服?” -
海曼忙不迭的道:“舒服,想要,你来呀!”看她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我也感
-到自己有些拿捏不住了,便开门见山的问道:“那么你以后还会让我继续弄你吗? -
如果我要娶你,你会嫁给我吗?”她没想到我会这么问,“我……我是你的阿姨 -
呀……姐姐是快要跟你爸爸结婚了的。我还怎么,怎么……” -
  我装做无奈的样子说道:“好吧,不勉强你!”作势起身,准备离开,对她 -
说道:“放心,今晚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那个家伙我会处理好的!”可我正
-要起来时,海曼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四肢齐动,将我死死抱住,说道:
-“不是的,小满,我……其实我是愿意的,只是……只是……”说着,她情急之
-下,眼泪竟然就下来了!我可不想真让她怎么样,忙抱住她,给她抹去眼泪说:
-“那么只要可以,如果我娶你,你就要嫁给我好吗?”她忙不迭的点头,生怕我 -
离开似的,四肢不由得又收紧了些。
-  我戏谑的问道:“那么,小阿姨,我来继续给你服务吧?”她没想到我会这 -
么说,不由得羞得脸更红了,但还是点点头,可就是不松开四肢。我安慰她半天, -
她才放开我,欣赏了好久她的身体,我悍然采取行动,将她的蜜穴再次开垦!她
-本来就是临近高潮了,在我的一番冲击下,就如同坐上了火箭似的,扶摇直上, -
很快就置身云端了!我要让她充分的满足,一次又一次的将她带上高潮的顶点,
-迷迷糊糊的,她至少高潮了七八次!最后,我实在是看她可怜,才努力的在她身
-体里将自己的精液射出,烫得她乱叫了几声后,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