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母亲在酒店的快乐
我和母亲在酒店的快乐

我和母亲在酒店的快乐

休息了一下,顾不上别的,我先是跑回岩石旁边,看了看那只“死鱼”,看
-他还没有醒过来便想出了一个惩罚他的办法!布置好一切后,我又捡起海曼的衣
-服,回到灌木丛里给她穿戴好,背起她朝酒店走去,已经是快凌晨四点了! -
  回到酒店后,海曼已经伏在我背上睡着了,我悄悄的唤醒她,让她自己回房
-间去睡,而我也要到母亲她们的房间去了。可她竟然羞答答的看着我,却没有说 -
话。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天色已经发白,我怕父亲他们醒来撞见,那样就不 -
好解释了。她努力了半天,才小声跟我说道:“我要是回去了,姐姐一定会看出
-来的,我想先去你妈妈那里好吗?”我知道她是顾忌被海琴看出来,可不明白海 -
琴会如何看出她的变化,但也不忍心拒绝,心想,还是先跟母亲说一下吧!也就
-没有反对,将她带到母亲她们居住的房间。 -
  推开门,母亲房里的壁灯还在亮着,知道她们是给我留的,因为母亲习惯是
-睡觉前把房间里的灯全部熄灭。心里一阵感动,这时我才发现一个问题,海曼走
-路的姿势十分不自然!她不敢迈大步,而是小步挪动着,从她额头滚落的汗滴来
-看,似乎还很痛苦。我忙走过去问她:“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没想到我一 -
问竟然问出麻烦来,一直是柔柔弱弱的海曼被我这么一问,先是抬头看了我一眼, -
旋即满脸通红,她毫无前兆的怒道:“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你说我哪里不
-舒服?”说着,对着我就是一阵没头没脑的暴打,也就是她没什么力气,而我也
-够结实,小拳头垂在我身上实在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我还是不知道她这是为了什
-么!
-  “你怎么了?”我脑袋里一连串的问号,“怎么打人呀?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
没想到我不说还好,说完了,她动作一停,但随即却是更加暴怒的边打边骂: -
“我就是恩将仇报,就是,怎么样?你,你,你做的好事,还来羞辱人!我打死 -
你没良心的!哎呦……”她突然收手,似乎很痛苦的蹲下,我忙去扶起她。这时
-我才发现,她的大腿根部内侧,似乎有些异色。“哦……”我总算是明白了,忙 -
歉疚的说道:“对不起,我真的没遇到过这种事,你别生气!”说着,亲了亲她
-的俏脸,可看她的眼睛又是泪汪汪了。 -
  不过虽然是安慰她,但我可真是没有说谎!母亲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可她不 -
是处女。外婆姨妈,她们也都不是!我只是在一些色情读物上知道个大概,所以, -
一时反应不过来也是正常了。安慰了她一番,看她稳定下来了,对她说道:“好 -
了,快去睡一会儿吧,天快亮了!”她也知道轻重,便没有继续闹,当然,为了 -
不让她受苦,我还是把她抱起,轻手轻脚的上了二楼。
-  推开房门,母亲她们都睡着了,只是天气热,她们又没有开空调,却都是赤 -
裸裸的天体式睡眠了。海曼一下子羞得将脸扎在我的怀里,我悔的肠子都青了!
-平时我习惯于跟母亲她们一起裸睡,当然,更多是懒得穿上衣服,可海曼看到这
-样的景象该如何是好?
-  索性不管这些了!反正她不是也看出我和母亲有些问题吗?那就不瞒她了!
-  “你先睡吧!我还没有泻火,先解决一下!”说完,把她送到里屋的床上,
-对她挤了挤眼睛就留下她目瞪口呆的坐在床上,自己却出去了! -
  刚来到母亲床前,我吃惊的发现,母亲竟然抬起头,恶作剧的朝我做了个鬼 -
脸!可爱的样子,真是看不出她已经是三十多岁,而且还有我这么大个儿子的女
-人了。看着她那成熟健美的身体,我不由自主的联想到熟透了的苹果,红彤彤的
-让人看了就有食欲,看了就想大快朵颐。跟她比起来,海曼就像是青涩的青苹果, -
吃起来酸酸的还有些发涩,但清新的香气却另有一番味道! -
  吃过海曼这个青涩的青苹果,我真的有种饥肠辘辘却是吃了一堆开胃药的感 -
觉,那么看到母亲这份大餐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当然是立刻饱餐一顿了!扑到 -
母亲身上,我毫不迟疑的将大肉棒扶正,一下子捣入到母亲的蜜穴里! -
  “哦……”母亲一声低沉的呻吟,双腿自然而然的缠上我的腰部,但她却没 -
有像以往那样立刻疯狂的跟我展开“厮杀”,而是努力的控制住形势,双手轻轻
-的推住我,说道:“宝贝儿等等,等一下!”我正在兴头上,根本不能停下来, -
一边勉强应付着说:“怎么了妈妈?快点,我想死你了!”一边不住的挺动下面 -
的分身,开始工作。可母亲尽管被我弄得已经开始呼吸变得急促了,但还是忍着
-冲动,对我说道:“宝贝儿,我们有事情没有做呢!”
-  母亲说的是俄文,我一愣,动作终于停住,但大肉棒还是不拔出,继续留在
-母亲那温暖舒适的阴道里,享受着那丝丝震颤的感觉。“怎么了?妈妈,什么事
-情没有做?”我有些不耐烦的问。“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你做!”母亲 -
“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她用俄语说道:“哦亲爱的,你没有把我们的事情告
-诉给她吗?”说完朝里屋努了努嘴,我忙用俄语告诉她:“她应当是知道了,而
-且,刚才进屋时,你们的样子,她就是傻子也知道是代表什么含义了!”母亲又
-笑了,她笑的有些神秘,悄悄的告诉我她的计划,我自然是不会反对。 -
  于是,在得到母亲允许的情况下,我对她展开了最为猛烈的杀伐!母亲自然 -
是招架不住的,接着,被我们吵醒的外婆,姨妈也陆续加入进战团,但结果就是 -
全部被我击溃!当我最后将姨妈肏得尖叫一声晕倒时,我自己的大肉棒还是没有
-发泄,但在她们爱液的刺激浸泡下,却是涨得更加骇人了!特别是,紫红发亮的 -
龟头,在灯光下反射着闪闪光芒,似乎对母亲她们有着巨大的威慑力!而这时, -
海曼也已经来到房门口,她已经看了半天我们激烈的性战了。 -
  她的纤纤素手已经不自觉的抚摸自己的如同小馒头般的淑乳,而余下一只则 -
更是伸到了胯下,扣挖起她那被我刚刚品尝过,现在还肿胀着的肉穴来!我们已 -
经停止战斗一会儿了,她猛然的打了个突,当看到母亲她们都四肢张开,松散的 -
晕倒在床上,而我则赤身裸体的站在床前地上,胯下那条已经让她饱受天堂地狱 -
的大肉棒还在威风凛凛甚至有些挑衅似的暴挺着,“你……”海曼还想说什么,
-但我没有给她机会,直接用嘴将她的嘴封上,顺势将她按倒在地,大肉棒毫不含 -
糊的捣入了进去! -
  “哦……”海曼虽然被我封住了嘴巴,但还是从喉咙里低低的呻吟了出来, -
当然没有多大声音,但足以表达她的感受,既痛苦又痛快!不过,尽管她已经被
-我开垦过一次了,她的肉穴还是十分紧密,使我粗壮的阳物闯入后,还是步履维
-艰,难以如在和母亲她们做爱时那样,随意的纵横驰骋,肆意的遨游探奇!可我 -
也不忍心对她辣手摧花,因为只是这一下,她就已经是眉头紧皱,渗出黄豆般大
-的冷汗来! -
  按照姨妈曾经教给我的,对女人温柔的做爱方式,我在海曼眉头放缓后开始 -
徐徐抽送,让她适应我的尺码,就这样,缓慢的征程开始了! -
  是母亲把我叫醒的,睁眼后,看看桌子上的座钟,我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 -
虽然还有些困意,但我的精神很快就恢复了活跃,因为我看到母亲手里拿着个东 -
西在我眼前晃动。这是我的泳裤?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可母亲特意的跟我指了指
-泳裤上的特别之处,竟然有一点血迹!难道我受伤了?那里可是男人最要命的所
-在呀!我忙看看自己,发现很正常,忽然看见身旁还在酣睡的海曼,她那迷人的
-桃源洞已经被我摧残的惨不忍睹,红肿难堪不说,连线条清晰的大小阴唇都变得 -
含混不清了!可最让我关注的是,她那雪白的大腿根处,竟然有清晰的血迹,向 -
上延伸到洞口,向下则逐渐消失于膝盖附近。 -
  我真是中头彩了!没想到现在这个时代还有处女,而且还是这么大的处女! -
虽然没有细问,但海琴的年纪估计有二十多岁,那么海曼应当是比她小不了几岁 -
的。正当我想入非非时,母亲突然温柔的来到我身边,说道:“好了,我们有的 -
是时间想事情,不过,亲爱的!”她若有所指的问我:“你是不是该做下一步努
-力了?”说完还朝我眨了眨眼睛。我一时间没有明白,可看她那带有搞怪的微笑
-的表情,我似乎又明白了一点!
-  “妈妈,你是说,我……我还要……去对……”我还没有说完,母亲便打断 -
我的话,说道:“是的,你还要把海琴也这样了!”母亲虽然很平静,但语气却 -
是很坚定。她看了看如海棠春睡的海曼,对我说道:“其实,我本来只是希望你
-能够把海琴拉下水,这样就不用担心将来你对你父亲财产的继承问题了。”她看 -
我看她的眼神有些异样,忙亲了我一下说:“你不要怪我,我之所以这样完全是
-为了让你得到更多财富,就是这样而已!”我也吻了母亲一下,说:“好了妈妈,
-我知道,你是真心爱我的,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  母亲甜美的一笑说:“你先把海曼拉过来也好!”她有些自顾自怜的说道: -
“这样你就可以尝试一下处女的滋味了!”说完神情有些黯然。我知道,母亲是
-因为觉得自己将初次献给我才这样,便又吻了吻她,说道:“妈妈,你知道的, -
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无与伦比了!我发誓!”母亲也是开心的说道:“是的,亲
-爱的,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她话题一转,对我说道:“你现在要考 -
虑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把海琴拉过来,”我点了点头,“另一个就是,如何面
-对你父亲!” -
  前一个问题固然让我挠头,可后一个问题却更是让我大脑死机了! -
  是呀!我如何面对父亲?我先搞上了他的发妻,我的亲生母亲,给他戴了顶
-死活摘不下去的绿帽子。而后,我又上了他的前小姨子和前岳母,这还不算,我
-现在又把他的新的小姨子上了,正谋划着他的新的妻子!而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有
-一个,就是为了他的财产,这对他是多么不公平?转念一想,如果说,上了海曼
-还好说,要是我真的上了海琴,她应该如何做?我如果真能得到她的身心,那么
-是要她立刻离开父亲吗?这样一来我真的又夺走了父亲的一个妻子,而如果不这 -
样,海琴还继续和父亲一起生活,那么她自然要跟父亲上床,我会甘心吗?
-  我感到头都要大了! -
  “宝贝儿!”还是母亲把我从迷茫中唤醒过来,说道:“我知道你的困惑,
-不过,我想,你还是先解决第一个问题吧,这样,第二个问题就有办法了!”
-“真的?”看母亲自信满满的样子,我似乎也有了些把握,也对,先考虑如何得
-到海琴吧,她不是海曼,心无所属,而且,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  这时,楼下传来了紧促地敲门声!
-  我穿好泳裤,将沾有海曼血迹的那条藏到了背包里,同时,母亲给海曼也穿 -
上了衣服,还拉过一条毯子给她盖上。很快准备妥当了,外婆打开门,父亲神色 -
有些焦急的进了来。母亲神态自若的去问她怎么回事,原来,那条死“斗鱼”因 -
为裸体在公共海滩上活动,撞到了早起看日出的人,对方有男有女,认为他是挑 -
衅,结果,他被那些虎背熊腰的老外一顿好打。而警察来了却将他带到了警察局, -
要告他有伤风化之类的。没办法,他只好给父亲打电话,求父亲去保他了。 -
  父亲来是告诉我们,他上午要先去警察局,不能陪我们了。虽然有导游,但
-他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带着海琴姐妹两个一起去。另外,他还询问我们海曼现在状 -
况如何?因为母亲早晨时曾经告诉过他,海曼昨晚迷路了,被我遇到就带回母亲 -
的房间,没有打搅他们。所以,当父亲得到母亲的没问题的答复后,才放心的走
-了。
-  母亲看父亲走远了,对我说道:“我们现在有几个方法可以使用,一个是按
-照海曼那样,给她也服下那些好东西!”母亲说的“她”,还有那“好东西”我 -
自然是知道是指什么的。但我觉得不太可行,正要跟母亲讲,母亲就直接说道: -
“宝贝儿,其实这个方法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你不能指望再有人对海琴有什么 -
想法,对吗?或者说正好有人对海琴做了跟对海曼做的一样的事情,然后被你撞 -
见,对吗?”我点点头,母亲笑了,她笑的很迷人!
-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第二种方法吧!”她对我说道:“假如让你去追求海
-琴,你会去吗?”我当即就告诉母亲,“妈妈,我最爱的人是你!而且,有了娜
-佳,伊莲娜她们,现在还有了海曼,我想我很知足了!父亲给我们的财产够多了, -
我不想再贪心的去追求更多的财富,特别是不想用这种方法去追求!” -
  母亲似乎有些意外,也许在她心里,男人都是喜新厌旧,至少是不会排斥拥
-有更多女人的吧!可我的表白已经明确告诉了她,她在我心里的地位!她激动的 -
抱着我吻了一下,说道:“好了,亲爱的!”她也难得的需要静心一下,对我解 -
释道:“其实,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之所以要你这么做,就是希望你父亲的财产
-不要外流!你想像一下,如果,你父亲出了什么意外,当然,你知道我们都不想,
-我只是说万一。那么,他的财产有很大一部分会让海琴继承,如果是那样,海琴
-将来再遇到别的男人,你觉得,你父亲辛苦创业的财富就这样送给了一个陌生的 -
男人,而且,还是通过他的妻子给的,这样你会心安吗?”
-  母亲真是说中了我的要害!她知道,我虽然从小就很少跟父亲相聚,但对父 -
亲的感情却是很深,甚至是有些崇拜!所以说我不要父亲的财产是没问题的,但
-如果要把父亲辛苦打拼下来的事业送给一个不相干的人,那么我真的很难接受! -
而且,我知道母亲绝非骇人听闻,她说的这些事情很有可能会发生! -
  看出我默认了,母亲对我说道:“其实你直接去追求海琴是不太现实的!” -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母亲,她跟我解释说:“她已经是你父亲的妻子了,我昨天跟 -
你父亲聊天时他已经告诉我,他们已经结婚了,只是考虑到你的感受而没有将事
-情告诉你,当然,仪式也是在别的国家举行的!”
-  母亲看我不明所以,继续跟我说道:“让你去追求你的继母,这是很危险的,
-所以,我们要有个好的方法,能够干净彻底的解决这件事!”她在我耳朵边上说 -
了几句,我便回到母亲房间,叫醒海曼,准备出发。而母亲则去父亲的房间,去 -
叫海琴了!但我脑子里却一直在思考着母亲最后跟我说的那几句悄悄话,我对母 -
亲的认识也在逐渐转变,看来母亲只是在跟我上床时完全是被动的,不然都是主
-动积极,而且极有心计!
-  刚刚准备好,导游就来敲门了。 -
  我们的导游是个亚裔血统的女导游,长相一般,身材也一般,但穿着一身比
-基尼,带着太阳帽,和太阳镜,倒也是很得体,显得很有青春气息! -
  “各位好!”她张口就是标准的普通话,让我那颗还在为担心不会英语而发
-愁的心放了下来。“我叫克瑞斯汀,今天由我来做各位的导游!”
-  稍微寒暄了几句,我们便在她的带领下,出了宾馆,准备到游艇上去了。
-  一路上,导游不住的跟我们说起周围的风景,介绍这里的特色,但我是没有 -
心思听,因为母亲交代给我的事情对我来说很不好办。于是,我便一个人到了游 -
艇的船舱里,打算找点喝的东西。可当我刚走到舱门外时,却发现里面有人说话!
-  母亲她们在船舱上层的观景台,导游跟她们在一起,边驾驶游艇边解说。那 -
么,船舱里面也只有海琴和海曼姐妹两个了。而我听到的话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但她们谈话的内容实在让我有些惊心! -
  “你真的没有跟他发生什么?” -
  “是的,你什么意思?我只是迷路了,他碰巧遇到我,把我带回来了。”似
-乎是海曼的声音,接着说道:“我怕吵醒你们,就在他们的房间,跟他妈妈凑合
-了一夜,怎么了?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
  “不是我不放心!你看你走路的样子,再看看你的脸色!你觉得我会怎么想?”
-海琴质问着,“我不干涉你的私事,而且我也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一个合适的男朋
-友,可小满跟你算是小姨和外甥,你们可不能搞到一起呀!” -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搞到一起?”海曼竟然和海琴针锋相对起来! -
“你又怎么样?你当初跟他爸爸又是怎么回事?你一个打工的职员,就算是对工 -
作认真,也不用每天都去找老总汇报工作吧?你这算不算是送上门了?你有什么 -
资格说我?” -
  海琴一定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一直柔柔弱弱的妹妹,竟然敢和自己如此说话! -
  “你……你什么意思!”她声音都有些嘶哑了,“你……你明天就回去,回
-老家去!” -
  “告诉你,你管不到我!”海曼的话真是出人意料,她愤愤的说:“我就是 -
跟小满上床了,怎么样?!怎么样?!你哄我走,告诉你,只要你不能生下儿子,
-看他爸爸要你还是要他!”
-  “你……”海琴明显气急败坏了!“啪……”一个清脆的声音小响起,我下
-意识的一下子窜出,果然,海曼在捂着脸,而海琴也是气的脸色发白,颤抖着看 -
着她!看她那比身体抖动得还厉害的右手,我知道,她打海曼这一下,自己也不 -
轻松!但我还是忍不住一把推开她质问道:“你凭什么打人?”看到我突然在自
-己受委屈的时候降临,海曼一下子再也忍不住,扑到我怀里,“呜呜……”大哭
-起来!
-  海琴不想让这件事传出去,所以,她才把海曼带到船舱来问,可没想到还是 -
被我察觉了。
-  她震惊了半天,才说道:“你……小满……你……你和她……你们这是乱伦 -
呀!”说完,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  看着海曼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心里更加不忍,怒火也更旺,一下子冲口而出
-道:“乱伦怎么样?别说我们没有血缘,就是有血缘有怎么样了?”我怒火一发 -
不可收拾,“告诉你,我连自己妈妈都上了,我妈也嫁给我了,怎么样?我爸爸
-不能满足她,那么我就来满足,怎么样?这不比让外人来满足她好吗?”海琴大
-惊失色,而海曼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我则是继续怒道:“你也是跟我爸 -
上过床了,你说我爸在床上怎么样?能满足你吗?如果连你都不能满足,怎么满
-足我妈,这个欧洲女人?!”
-  我的歪理虽然近似于胡说八道,但确实有击中海琴心中痛处的地方! -
  她的表情变了数次,我知道她是因为被我说中了心事,自己不能给自己解释, -
才如此困惑的。 -
  看着海曼情绪已经稳定了,我悄悄对她说:“你知道我们的关系不能让爸爸 -
知道的对吧?”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冲我点了点头,我又说道:“所以,我要把
-她也拉下水,这样她才不会把我们说出去,你明白吗?”海曼神情一变,但很快 -
就变得坚定,她又点了点头,对我说道:“我明白,你去吧,需要我帮你什么吗?” -
这下轮到我吃惊了。可终究时间紧张,我便对她说道:“你帮我摄像吧,那个导
-游有妈妈她们对付!”海曼顺从的接过我手里的DV,熟练的使用起来!
-  趁着海琴陷在沉思中,我悄悄来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说道:“我知道,他一
-直没有满足过你,对吗?”说着,我将头靠近了她的耳朵,轻轻的朝她耳朵里哈 -
气,同时,我的手也不闲着,开始对她那对小乳鸽,以及那腹下方寸之地展开了 -
围攻!没几下,海琴就被我挑逗得心浮气躁,呼吸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  “天哪,她怎么这么快就被我弄得起兴了?我还没怎么弄呢!”我心想:
-“平时弄母亲她们可是要跟我较量半天呢!”但现在管不了那么多,我看她已经 -
有些不知所措了,便将她一下子横着抱起,几步走到了餐桌旁边,将她放了上去。
-她屁股刚一沾到桌面,立刻下意识的就要起身,我当机立断死死的吻上了她的樱 -
唇,同时强力的控制住了她的双手,身体向前一趴,将她稳稳的控制在了桌子上! -
  “呜……呜……”她极力的反抗起来,不住的挣扎,企图逃脱我的控制,但
-娇弱无力的她如何能够反抗我呢?虽然我比她小很多,但我的身体条件在同龄人
-里可是十分突出的,当然,这也是拜父母的优秀基因所赐了。不过,虽然以前没
-有接触过海琴,但我还是可以断定,她并没有真的竭尽全力挣扎。因为她的动作
-虽然很大,但总是稍一遇到我的控制,便立即收力。而且,渐渐的,她从喉咙里 -
发出的声音也产生了变化,不再是单纯的嘶叫,开始变得旖旎甜腻起来!
-  “哦……嗯……”我乘机在她嘴里狂搜乱找,不断的用舌头将她口中的香津
-揽到自己嘴里。同时,她那可怜的丁香也是难逃厄运,被我用舌头一卷,就拉到
-了自己嘴里,任由我随意品尝!忽然,我觉得下面有些动静,斜眼一看,原来竟
-是母亲!她帮着扯下海琴的短裙,又扯掉她的内裤,将那虽不如母亲的肉穴那么 -
肥美,但也是白皙鲜嫩的阴阜露了出来,送到了我的肉棒上。因为我的短裤已经 -
在上船时脱掉了,而只留下了一条丁字裤。所以,母亲很轻松的就帮我将束缚已 -
久的肉棒解放了出来,精神抖擞的跳跃不止! -
  龟头在那条肉缝上蹭了几下,我已经清楚的知道海琴此时已经是流水潺潺,
-完全准备好了!于是,我并没有动手,而只是用腿挤进海琴的双腿中间,将肉棒
-稍作调整就对准了目标——桃源仙洞!海琴已经不再反抗,她的心里压力大极了,
-那无助的看着我的双眼说明了一切,她害怕!我放过她那可怜的小嘴,在她耳边 -
轻声安慰,告诉她一切有我,我会照顾她等等。她终于勉强的朝我点了点头,然
-后,紧张而坚定的看着我,等待着我下一步的行动! -
  看来时机到了!我也稳定了一下情绪,双手转而抄到了她大腿根部,丰臀的
-下面,然后轻轻上提,这样,她那鲜嫩的桃源洞府就完全和我的肉棒对好了!
-  “嘿……”伴随着我的低吼,我缓缓的将肉棒刺入海琴的蜜穴,粗壮坚硬的 -
大肉棒稳当的将紧扣着的阴道壁挤开,单刀直入,锋头所指,所向披靡。“啊… -
…”海琴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动静,但显然,我粗壮的 -
阳具插入她那紧凑的密道时,带给她的痛楚是她难以承受的!她还是叫了出来, -
只是声音比较低沉,有些闷闷的。在一旁摄像的海曼已经经历过和我的抵死缠绵, -
她自然清楚这其中的感受,姐妹间互相关心的天性,所以,她虽然是在摄像,但 -
却也感同身受,暗暗为海琴担心!她一只手已经拿不稳DV机,需要两手一起才 -
能勉强稳住。
-  本来以为海琴到底是过来人,应当比海曼要容易一些,但没想到她的蜜穴之
-紧窄丝毫不亚于海曼的处女地!我坚定的开垦着,突然,觉得大肉棒的前端遇到 -
了一丝抵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挡着我的去路。正在兴头上,如何会受得了这等 -
扫兴的事情?我一怒之下,不顾一切的向前猛地一冲,“啊!!!”随着龟头冲 -
破了阻碍,海琴也震天价的一声惨叫,我担心被那个导游听到,忙俯下身,用自
-己的嘴将她的嘴封住,同时开足马力,全力以赴的对海琴的肉穴狂轰滥炸起来! -
  海琴与海曼一样,都不是床上的好的伴侣,她们在床上功夫的悟性比起母亲
-她们要差得多了。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和她们做爱时,我有一种真实的 -
感觉,这大概就是她们的特色吧!
-  但海琴最吸引我的不是她肉穴的紧凑,也不是她那生疏青涩的叫床,而是她 -
被我奸淫后,竟然从蜜穴里流出丝丝血迹!她不是已经跟父亲上床了吗?没费什
-么力气,感觉欲火还没有熄灭的我,站在她双腿间有些不能理解的看着她那殷红
-的,显然是处子之身证明的处子血,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父亲是个有正义感的人, -
但他绝不是柳下惠,而且,他们早就在正式结婚前上床了,这一点从她和海曼的
-对话里就能听出来。但眼前的事情怎么解释?难道父亲真的是阴茎短小,不能满
-足身为欧洲女性的母亲也就罢了,竟然连身材娇小的海琴的处女膜都没有弄破?
-这太夸张了吧?
-  我们的目的地是一个不大的海岛。 -
  岛上有明显经过休整的沙滩,一小片椰树林,还有一片宿营区,不过,根据
-导游的介绍,这里是自助游的宿营地。也就是说,这里没有服务员,甚至游客都
-没有几个,因为大家都是需要预定才可以来这里宿营,费用非常高昂。当然,这 -
里的安全是不用说的,四周几个小岛上都有安全员日夜值班不说,而且,还有海
-警巡逻艇在四周游弋。我拿起手机,发现竟然有信号,再看看旁边的小山包上高
-高竖起的信号塔,看来这里真是个不错的,既不需要脱离人群,又可以享受自然 -
的好地方! -
  我们把游艇上的帐篷等物品搬下来,选择了椰树林边上的一块地方将帐篷支 -
起来,然后导游跟我们又讲了一下这个小岛的特色,在母亲给了她小费后,她兴
-高采烈的告诉我们明天送父亲过来,便上游艇走了,我们也终于静下来了!
-  海琴刚刚被我在船上临幸,她走路都费劲,更不用说干活了,于是母亲就让
-她在一边休息。而海曼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她也只是帮着拿一些轻巧的东西,
-不过好在东西不多,不多时我们就将营地彻底安排好了!
-  母亲和外婆,姨妈一起在海滩上嬉戏打闹,海琴和海曼姐妹两个则坐在旁边 -
看着,既看着她们,也看着海浪还有蓝天白云,总之可看的东西很多。只剩下一
-个我,不知该去和母亲她们嬉戏好,还是跟海琴她们加强一下感情好!愣了半天,
-最后我还是决定去海里游一会儿泳,反正有的是时间! -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在这样的美景下,又有这么多美艳的女人陪伴,
-我真有种想在这里终老的冲动!当然只是冲动,因为我这个人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
要是真让我在这里做个与世无争的“隐士”,恐怕我真会受不了疯掉! -
  畅游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母亲在叫我,看看高挂的太阳,估计也是正午时分, -
该吃午饭了。我很快游上岸,跟母亲一起向帐篷走去。
-  “妈妈,你猜我看到帐篷想起了什么?”我边走边问母亲,同时,手也不嫌
-着,一个劲的在母亲那白皙肥圆的大屁股上揉捏,“你还能想起什么好事情吗?
-小坏蛋!”母亲放浪的笑了,笑的花枝招展。
-  “你猜猜嘛……不然我待会儿就把你先肏晕了。”我软硬兼施的,非要母亲
-回答。 -
  “还能有什么?一定是在想在沙漠那次吧?”母亲说完白了我一眼,风情万 -
种的看向了别处。我心里很高兴,“妈妈,那么待会儿我们就好好玩一会儿吧!” -
其实就是不说,我们也会在饭后做一次盘肠大战的,但为了表示对母亲的尊重, -
我还是喜欢和她提前说好。 -
  “好呀,一会儿看看你的本事到底有多大,今天可是有五个女人要你来对付
-呢!”母亲的神情虽然很诱人,但却明显带有挑衅的意味。我高兴的亲了她脸蛋 -
一下,在她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后,先一步朝帐篷跑了。母亲见状,嘻嘻哈哈跟 -
我后面猛追,丰满的身体随着跑动,如惊涛骇浪般的抖动,本是回头看母亲是否
-追上来,却是看得我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
  虽然是以方便食品为主,但却也十分丰富,这些都是酒店提供的。我们是V -
IP客户,酒店的服务可谓是体贴入微,当然,收费也是不低的。不过,六个人
-一起吃饭,按说应当是很热闹的,但其实气氛很尴尬。母亲她们三母女一起有说
-有笑,但说得都是俄语,海琴和海曼听不懂也插不上嘴,所以,她们就小声的用
-普通话交谈。眼前这五个和我有过肌肤之亲,而且关系也十分亲近的女人,明显
-的分成两派,我只有无奈的被夹在中间连叹气都是要在心里叹气,不敢表露出来,
-生怕惹麻烦!
-  我不时的将母亲她们说的俄国笑话,或是一些趣事翻译给海琴她们,海曼跟
-我有些互动,但海琴却总是低着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让我猜不透她的喜怒。 -
但我也不能怪她,说真的,刚才在游艇上,我基本上可以算是强奸了她,面对强
-奸自己,而且还是自己继子的男人,能高兴才怪呢! -
  不过,海曼跟我越说越有精神,这倒是我的一个收获,也是,当时她在游艇 -
上不就向海琴说明对我的感觉了吗?再说,她要是心里没我,恐怕也不会帮我用
-DV拍摄下我和她亲姐姐的那些视频了。想到了视频,海琴应当知道海曼在这其 -
中的作用,虽说她们姊妹情深,但海曼这么做可以说是极度对不起她了,可看她 -
的表现似乎没有太在乎这些,跟海曼还是很好的样子,莫非她心里并不是很抵触 -
在游艇上跟我发生的那些事情? -
  我想得有些走神,母亲突然拱了拱我,我醒过神来,看着她问:“怎么了妈
-妈?有什么事情吗?”母亲微笑的如沐春风,说道:“亲爱的,我们都吃好了, -
你呢?”我本来就不太饿,这时候也是感觉饱了,便说道:“当然,我也吃好了!” -
但我没有明白母亲要做什么,便有些愣愣的看着她。母亲笑着说:“那么我们是 -
不是要做一下饭后‘运动’呢?”
-  母亲说得很自然,但她的笑容里越来越重的显出淫靡的味道,我一下子想起
-了刚才和母亲说过的话,确实,我们一直有饭后“运动”的习惯,只是当着海琴
-她们有些不习惯,可现在我们之间已经都有了这种关系,所以也就无所谓了。而
-且,我想,这还可以让海琴更好的融入到我们之中来!说穿了,就是可以跟我更
-亲密一些!